中国IDC服务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IDC服务网 首页 IDC商讯 查看内容

UU跑腿刚遭遇友商的“暗杀”,创始人:我们不会倒下

2017-9-18 17:1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2| 评论: 0

摘要: 几天前,乔松涛在朋友圈看到,一位UU跑男转发“某友商快递员喝光顾客爱心汤后加尿”的新闻并跟评,他立马要求这位下属删掉,然后在员工群里说明,“这个事情,一定是有人在黑他们,但是咱们不能跟他们干。”尽管与这 ...

几天前,乔松涛在朋友圈看到,一位UU跑男转发“某友商快递员喝光顾客爱心汤后加尿”的新闻并跟评,他立马要求这位下属删掉,然后在员工群里说明,“这个事情,一定是有人在黑他们,但是咱们不能跟他们干。”

尽管与这个竞品激烈竞争过,不过做为UU跑腿的创始人和CEO,乔松涛并不想在商业竞争之外落井下石出盘外招。他更想带领这个河南少有的能在全国叫上名字的创业项目,在更先进的价值观引导下,走出中原,比拼国内一线互联网名企。

乔松涛对价值观的理解,就是 “做正直的事情,做正确的事情”。看上去,跟google的“不作恶”比较类似。

UU跑腿开辟同城速递新模式后,主打中高端细分市场,仅用一年时间就实现盈利。从天使到A+轮融资,创新模式后劲十足,这也让它被纳入泛物流巨头们的视野。木秀于林,带来的并不尽然都是好事。

从35岁到36岁,乔松涛创办UU跑腿这两年里,一共经历了5次商战,对手都是来自一线互联圈的巨头公司。由于纯做技术出身,乔松涛对市场和人心都没想得那么复杂,当一系列明枪暗箭打过来之后,他一度难以适应。然而,只要能活下来,就有希望。

最令乔松涛后怕的这场战役,就发生在最近半年内。有友商提出“3个月灭掉UU”,先是大打价格战,然后就是出动黑公关,广撒黑稿,誓要阻断UU跑腿融资。据UU跑腿保守估算,仅公关黑文给平台造成的损失严重。

盘点这几个月,乔松涛感觉见识增长不少。他至少明白了,一线巨头们的套路和打击,就如地震海啸般恐怖。河南一直被视作互联网创业荒漠,但从UU跑腿开始,更大的世界正向本土年轻人们徐徐展开。

“3个月灭掉UU”

UU跑腿从2015年5月创立开始,就经常被人唱衰“在BAT的天下必定活不下去”,乔松涛一向很自信地反驳。但今年3月起开始的这场恶战,却让他难以轻松应对。

这个与电商巨头旗下的同城快递品牌刚刚合并的友商,来势汹汹。UU跑腿得到的消息是,友商打算3个月内切断UU跑腿后路,让其在同城速递圈销声匿迹。

一开始,该友商凭借体量大、资金足的优势,在同城速递业务中提升价格补贴,每单价格只需要UU跑腿的几分之一,但UU跑腿已不忌惮这种补贴战。早在两年前,该友商就已经用同样的手段切走UU部分市场,现在再应对,算是轻车熟路。

3个月价格补贴战过后,乔松涛和小伙伴们松了一口气,以为友商“打不过就会走”。可没想到的是,根据他们事后获知的消息,友商并不罢休,而是雇佣上海一家公关公司,借助一线科技圈惯用的“黑公关”套路,编造虚假信息,广泛唱衰UU跑腿。

6月25日起,关于UU跑腿的黑稿开始蔓延,散布在郑州本地的各个自媒体平台上,诽谤者以“匿名报料”之名,发布《曝光一个郑州本地最无耻不要脸的公司UU跑腿》、《这才是UU跑腿的真面目》、《号称刚融到1亿的UU跑腿为何疯狂圈钱刷单?离职员工爆料,其资金链遇危机》等文章。

“卧槽,看完后,我一句话也没说,这简直就是破坏江湖规矩。”在乔松涛的心中,这个江湖还是应该有些规矩的。所以,他根本没想到竞争还可以这样玩,就忍不住飚脏话。

这次公关战绕开C端,直接冲着B端而来,编造了UU跑腿高管离职、资金链断裂、团队出走,还人身攻击部分高管,显然就是为了扼杀UU跑腿融资的生机。同时,UU团队还接到了大量猎头的电话,猎头本意不在纳贤而在于拆台,只为扰乱UU的军心。

乔松涛坦承,他原本不太重视公关。公司成立之初,7个创始人6个负责技术,1个负责运营,没有人负责公关。直到两年后,UU跑腿架构中,仍无公关部门。花100万以内的预算,就可以搞死一家友商,在乔松涛看来是不可思议、难以描述之事。然而,公关战在北上广却是常态。

隔行如隔山,乔松涛在感慨之余,跟公司管理层商议后决定,UU跑腿也需要成立公关部门,以应对一些突发状况。

友商这次攻击,造成UU跑腿业务量短时内衰减严重。据UU跑腿平台统计,平台发单商户数量在一个月内锐减,损失严重。

在与团队达成共识后,乔松涛决定报警,并告诫员工,“这次事件,是他们的价值观和做事的道德底线出现了问题,所以UU要引以为戒……”

目前,该案仍在侦办之中,案情一旦公布,必将在圈内外激起不小的轰动。乔松涛相信法律可以还UU跑腿一个公道。

在这场恶战之前,UU跑腿两年走来有太多不易。人们看到它进军一线城市,获得A+融资,却很少有人知道它历经了巨头友商的轮番打击。

被巨头盯上的日子

UU跑腿不仅是河南互联网圈的传说,其同城速递模式在一线互联网圈也可圈可点。一路走来,荣誉不断,乔松涛最大的心得却是,“我们运气好。”

UU跑腿两年内与国内同城快递的前几位都直面竞争过,能全身而退很是不易。乔松涛很清醒,这些对手都来自一线,不缺钱,惯于大规模补贴战,如果UU不做好差异化服务,就会很快被钱砸死了。

UU跑腿的第一战,是在2015年7月,对手是一家快递巨无霸。当时,UU跑腿公司业务已经成形,恰逢该巨头也打算做同城速递,正好选中郑州作为试点城市。它起步高,也采取跟UU跑腿一样的模式,但比UU“更大方”的是,为争取市场进行价格补贴,将客单价定到10元,比UU跑腿便宜8元。

巨头选择从水果配送入局,在运行一段时间后,该品牌郑州同城速递负责人发现,与UU跑腿相比,他们遇到一个致命的问题——运力平衡。

这早就被乔松涛预判到了。这位友商基本可以确定仍然会走传统的物流模式,由快递小哥来配送,但快递小哥还有其他单子,分身乏术,就必然会影响中高端用户的体验。而UU跑腿则是一对一配送,速度上的优势无法企及。

很快,友商在郑州同城速递实验就偃旗息鼓。这场竞争过后,UU跑腿又迎来另一家劲敌。这位友商在2015年6月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其财力令UU跑腿望尘莫及。入郑后,友商大打价格补贴,瞄准UU跑腿18元一单的小龙虾配送服务,直接压价到2.5元。

“我们直接放弃,在价格补贴上做不过,我们只能做服务,只求在专业度上做得比他们好。”乔松涛团队避开价格补贴,更多强调UU跑腿速度与安全。

由于2.5元一单的价格实在太低,赢得了部分商家的选择。但是,因为小龙虾客单价比较高,食客对配送时长要求苛刻,小龙虾行业竞争又特别激烈,商户们很快发现,为了省十几元快递差价,丢掉几百元的一个订单,非常不划算。于是,过一段时间后,商家们又回头选择了UU跑腿。

2.5元一单的价格战,并非最惨烈的。还有一家友商,客单价曾压缩到了1元,只有UU跑腿的1/18。在市场烽烟四起的时候,这位新的友商还瞄上了UU跑腿平台最宝贵的资源——跑男。

就在那时,乔松涛开始花大气力夯实企业文化,“尊重跑男”成为UU跑腿的价值观红线。据统计,UU跑腿的配送员90%都是32岁左右的男人,他们上有老下有小,送外卖被他人歧视,“但我们尊重他,我们先是管理他们,后来服务他们。”乔松涛说。

友商1元1单的价格战,打了两个月后,也没撼动UU跑腿的地位,最终渐渐淡出郑州市场。

在商业竞争中除了要防守好阵地,不被一线对手击垮,UU跑腿在发展中,还不得不受困于二三线城市落后的行政思维。这也是创业者们共同的苦恼,他们不但很难享受到高科技创业项目的补贴和宽松政策,还得疲于应付找上门来的各路神仙。

北京公司值8块,河南公司值1毛

互联网科技圈流传一个段子,投资圈一般都会戴有色眼镜看不同区域的创业公司,如果广州公司值1块,深圳公司值3块,上海的公司值4块,北京公司值8块,河南公司就值1毛。

河南本土公司即使走向全国,开疆拓土,也还是会被投资界审慎考察,恨不得拿着超级放大镜,把财务报表扒拉个透。乔松涛坦言,在2016年,当他们的日接单量达到2万时,曾经拿着数据和公司发展情况去融资,结果被投资人当面质疑,说数据造假,他们不相信内地能有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出现。

一线投资人对二三线创业者的刻板印象,取决于当地的政策和创业环境。事实确实如此,UU跑腿属于河南土生土长的互联网公司,尽管其具有创新性,但并未得到政府政策足够重视。

乔松涛说,UU跑腿刚成立时,郑州冒出了十几家类似的创业项目,但大家没想着一起把市场做大最好,而是互相抄袭,彼此拆台,很快便散掉了。

知识产权保护也是创业公司难言之痛,直到现在,网上还有人仿冒UU跑腿。“一个自称‘快马跑腿’CEO的人,拿我的照片当头像,实在是太狗血了。”乔松涛哭笑不得。

不过,乔松涛也感觉到,河南乃至郑州,在移动互联时代也在进步。郑州创业者的视野比以前也宽阔很多,以前人们只顾蒙着头做事,现在都知道向外看,与一线互联网圈对齐。

随着公司体量越来越大,乔松涛经历过几次公关事件后,对河南的企业缺乏公关思维深有体会。落后的公关和品牌策略,被一线互联网圈的公关战略甩开十八条大街。UU跑腿的品牌每前进一步,都变得更加艰难和凶险。

技术和运营是基本盘,并不能包打天下。河南公关营销业还停留在卖广告位的时代,与创新型企业的需求已经无法匹配。所以,乔松涛在成立公关部门时,第一个要求就是,“给我找到能找到的最专业的人。”

绝不用钞票打架

乔松涛面临的市场,就正如火山口下的山体和岩浆,不断剧烈翻滚。谁都不敢为明天轻易下断语。

目前,国内同城速递市场格局已初定:B端被京东系和阿里系占据,分别为达达和点我达; C端有闪送和UU跑腿。UU在阿里系和京东系之间都没站队,旦夕祸福,就在一念之间。

虽然没有大佬撑腰,但UU跑腿的服务和价格,却处于市场顶端,这是与其他同城速递最大的区别。在UU跑腿的业务线上,B端占20%业务量,一对一服务,对于客单价较高的餐饮来说,能提供市场稀缺的服务体验; 80%的C端业务量,集中在办公、母婴和社区类。UU跑腿在C端做了大量创新,无论是黑衣人计划,还是U种兵,定位高端特需人群的跑腿服务,还有代买代排队服务,这些没有其他竞品介入。

至于融资,乔松涛认为,公司的盈利和流水可以维持盘面正常发展运行,有大资金进入肯定更好,可能会让公司更快的复制模式,实现规模式发展。但是,因为被黑公关导致融资推后,也不会影响UU的良性运作。

被黑之后,UU的全国拓展战略不得不搁浅,而原本的计划,是近期内进入5个新城市开拓市场。同时,UU跑腿在投资领域,也发现似乎遭到了一些利益集团的排挤。

“公司要乐观,UU就是这样在坎坷中走过来的,”去年1月份到10月份,乔松涛和其他创始人每个月贴入100多万,10月份开始盈利,第一个月盈利3万,第二个月就上升至49万。目前UU进驻半年以上的城市都已盈利。

阿里和京东占据同城速递投资的食物链顶端,让UU这样体量的企业难免遭遇尴尬。所以,乔松涛的决策是,绝不与竞品在同一维度打架,友商砸钱打价格战,UU跑腿就主打服务,提升特色,专注对手无法企及的“三公里外”。

“他们比我们有钱……,我们得让他们跟我们走。你用钱打下的市场,对方一定能用钱夺过去。”

跑男一直被UU跑腿视作最珍贵的财富。乔松涛每一天都在思考,如何给信任自己的40余万跑男们更多回报。他要求公司对待跑男们,也必须 “有温度、有速度、有态度”。

UU跑腿中有一个姓王的跑男,妻子患有精神分裂,女儿出生时患有兔唇,乔松涛听说他的事情后,每逢节日,就会派公司员工去送现金和礼品前去慰问,此外,乔松涛还自己联系上海的医生,为王师傅女儿免费治疗兔唇。

跑男们有密切温暖的社群,乔松涛隔一段时间就跟跑男聚餐,公司还出资为跑男们做培训,各方面软性驱动,增强他们的向心力和归宿感。

UU跑腿可能永远不会做传统物流,在乔松涛看来,传统物流市场都是可以用钱争来的,他没有必要去研究这个体系,过多消耗精力和资源,反而会扰乱UU跑腿应有的思路。

UU跑腿什么时候死掉?

两年来,乔松涛一直被这样追问。次数多了,他不想再去说服那些迷信BAT包打一切的人。你要相信改变,就不必再听那些失败的经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小黑屋|中国IDC服务网 ( 京ICP备13032931-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381 QQ:1390064848,电话:4006678502,邮箱:idc@idcser.com )

GMT+8, 2017-12-12 08:53 , Processed in 0.038944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