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IDC服务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IDC服务网 首页 IDC商讯 查看内容

9个月里被改变的三段人生,关于币圈的真相、谎言和虚妄

2018-4-12 17:3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6| 评论: 0

摘要: 注意看下面的这两段话:上线半年之后,从4月9日开始,区块链项目IOST团队正式在Github陆续开源部分代码,此外,团队将预留给基金会的35%代币(73.5亿)全部打入托管账户中进行锁仓,直至主网上线。官方声明称,希望 ...

注意看下面的这两段话:

上线半年之后,从4月9日开始,区块链项目IOST团队正式在Github陆续开源部分代码,此外,团队将预留给基金会的35%代币(73.5亿)全部打入托管账户中进行锁仓,直至主网上线。

官方声明称,希望通过锁仓的方式增进与社区之间的信任,并将在主网上线后公布新的锁仓和发展计划。声明发出不久之后,一些评价陆续出现,“已发出部分结构清晰,但期待团队进一步表现”。

到此为止,你可能还不知道它说的是什么,一切犹如梦幻。

如果一定要解释一下,它更像是一种信任机制的释放。因为区块链创业目前还没有一套完整的监督体系,所以涉身其中者鱼龙混杂。为了能够获取公众的信任,让大家相信自己是着眼于长期发展目标的公司,通常就会推出锁仓的计划。这表示给公司给自己的创始团队保留币,但是这些币要过一段时间之后才能拿到。而公布代码则意味着把代币的时间点写成代码用智能合约表达,代表着真的锁仓。

对于外行人来说,这个解释可能依旧难懂,因为区块链行业所需知识的复杂性,甚至涉及到密码学等,直接导致有这样知识储备同时又喜欢做技术研发的人才极少。因为不懂,所以疑惑始终存在。就在过去,IOST因为没有公开项目代码,也尚未进行公开测试,所以总是不能让人信服。这次开源代码,也算是揭开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在真正的技术大神眼中,太阳底下无新事——币圈生涩的技术“黑话”也变成了一门性感的学科,不过,他们对于那些想通过炒币迅速获得财富的人,也总是不以为然。

没有人会怀疑,区块链已经成为一个新的风口。因为其复杂而又太过于前沿的概念,它更像是一个只能链住少部分人的封闭世界。但是这个世界并不会屏蔽住所有人,那些最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就像是一道闸口,迎接梦想着一夜暴富的人,也欢迎有理想又谨小慎微的淘金者。

所以我们和包括IOST创始团队在内的技术大神们聊了一下,他们之中最早加入区块链创业的也才只有9个月。希望他们的几段人生故事,能让你更清晰地理解这个小世界里的人生、真相和谎言。

Terry,IOST项目 CTO

“那些能够沉下心来做事,相信用技术改变世界的人,依旧会得到尊重”(小标题)

区块链并不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至少2011年我读大三的时候就听说过了。不过我真正开始接触它已经是2013年了,那一年比特币经历了一场涨价的小高潮,一时之间涌入了大量的玩家,技术宅们集中的例如Reddit等论坛也在讨论。

当时我在普林斯顿大研究生,因为我学计算机,所以对这方面比较敏感。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在宿舍里用自己的电脑挖了40多个比特币。

别羡慕,如果它们被顺利地放到现在,我知道,这会是一笔巨额的财富。但是我说了“如果”。事实上,研究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玩法,以及如何挖币之后,我很快对“这些玩具”失去了兴趣,所以没过多久,我就以很便宜的价格把它们全部卖掉了。

我是学计算机的,又好奇心旺盛,这让我对互联网新事物充满求知欲,但这也意味着,总会有更新的事情去转移我的注意力。就好比计算机有很多细小的领域,而比特币只是这些小的领域中的一个。至于它的价格,涨的时候特别猛,但是突然又很快跌下去,并不建议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差的人尝试。

比特币也好,或者说区块链技术,即使是对于我们这种专业学计算机的人来说,起初也是非常难以理解的。这像是一个门槛,绊住了那些真正对它们产生兴趣的人。所以2013年,当我们学院开设了一门兴趣课,从技术的角度来讲解更先进的区块链算法时,只有20多个学生报名。就在我对区块链失去兴趣的那几年里,其中的两个美国籍同学则一如既往地持续研究,现在俩人已经在区块链领域的创业中各自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研究生毕业之后,我在硅谷加入了Uber技术团队,负责软件开发。等我再次关注到区块链的时候,已经是去年年底了。重新关注,纯粹是因为比特币再一次火了起来,等我决定回国创业时,国内做区块链创业的公司已经不下两三百家。

不过做技术的人,喜欢去探索和挑战新东西,所以我没什么好纠结的。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新的风口,有时候人会出于本能,闭着眼睛一头扎进暴风眼中。

关于IOST,我们现在所创立的公司,其实在区块链中做非常基础的事情。因为现在底层区块链很明显存在大量问题,就好比一台已经用了40年的老式电脑一样,系统很慢,也非常低效。想象一下,一台几十年前买的电脑能做什么呢,估计连游戏都跑不了。所以我们在尝试着用更好的方式去解决,例如改善它的吞吐量让它更安全,更高效的处理网络上交易的信息。

作为创业者来说,我们当然希望区块链能够始终维持一定的热度,但这个所谓的大风口最终会成为一炳双刃剑:一方面不断让投资人关注到它,另一方面,也展现出了创业者浮躁的一面。

做区块链很赚钱,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以为这是很多涉身其中的创业者对自己所做项目的唯一了解。我的一些朋友们现在每次聚餐吃饭的时候就全部都在讨论区块链,不管他们在哪家公司,似乎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话题能够引起他们的兴趣。说实话,我觉得这种状态挺吓人的,人们似乎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就连我身边对互联网都不甚了解的人也开始问我,有什么渠道能买到比特币。

就连我妈妈也知道我在做区块链了,有一次她了一篇写我们公司的“黑稿”——这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冲击,我们被描述成一家灰色领域的公司。从我妈给我打电话时焦急的状态来看,她应该是脑补了一通自己儿子马上要被约谈的丰富场景。

不过那些能够沉下心来做事,相信用技术改变世界的人,依旧会得到尊重。最近硅谷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已经自发形成组织,接待来自中国的区块链创业者,而我的朋友们也乐于去硅谷宣传自己的项目。在facebook做一次技术宣讲,这听起来就很牛,更关键的是,这有可能会帮助团队挖来一些更牛的人物。

我们之前在清华大学也做了一次演讲,结果台下爆满大家反应热烈。

这个过程中,当然有很多人在问我的意见。说实话,现阶段如果是想炒币,那我就不建议这么做了,如果纯粹做技术开发,那我还是还支持的。

Kevin,IOST项目创始团队成员

“这个领域里,大家都是初创公司,又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小标题)

我就是大家眼中的技术宅,高中获得全国信息学大赛金牌,在清华大学读大二时我发布了一款游戏,大学毕业后作为技术leader进入以太资本,着手搭建平台系统。

我接触比特币的时候已经是去年了,对于很多玩币圈的人来说,我算是“入行很晚”。我们创业也不算很早,去年十月份才开始,但是我觉得早一点晚一点并不是决胜性的因素。

很多创业者进入这个领域就是为了发币,但是这一行的水已经很深了。现在发币流程都可以标准化,就是说基本上谁都能做,所以有段时间大家招聘一堆人,然后就上交易所发币,我觉得是门槛太低了造成这样一个乱象。

前几天我看了两部电影,开始前有一个贴片广告,上面说,“我用区块链实时跟踪货币情况”。但是仔细想想这怎么可能呢,有些人觉得区块链是无所不能的,这本身就是一个谬误。

这也给我们的创业带来很多困扰。我举一个比较搞笑的例子,我们的网站有一部分是静态页面,但是有一些人比较担心,他害怕自己的隐私会被其他人恶意截取,所以会要求我们加保护用户隐私的“协议”,以求更安全的网络环境。但是在静态页面上,其实他相当于没有也不必要提交任何个人信息,这是没有必要担心的事情。因为这件事,就有人觉得我们是骗子,最后只能去适应他们的要求。

有时候我觉得,这真是一个让人特别着急,但是也草木皆兵的时代,人们很急着想要快速地炒币获利——我觉得大部分炒币的人其实都是一些相对来说比较急迫的人,他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仔细研究这东西。但是这些人又无时不刻地对身边的一切都保持警惕。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们的团队现在招人,很多人一方面对我们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总想要一探纠结,但是另一方面又时常怀有戒备心。

让人沮丧的是,人们从媒体上也很难看到利好的消息。因为报道区块链的人大多都不是专业做这门技术的,对它一知半解,我就经常会在媒体上面看到明显的事实错误。但是没有办法,更多的门外用户,还是要依靠媒体来获取信息。

这也不能怪人们太谨慎,毕竟这门学科还太前沿,就连我们的团队,其实也是在不断探索和演进的努力尝试中,因为区块链现在还有很多的方向,真正到落地的过程中也会不断地遇到问题。

创业初期,很多人都比较看好以太坊,但是创始团队在一起头脑风暴时就发现,以太坊的技术增长很缓慢,当然其中也有一些原因是因为确实找到一个好的底层结局方案比较复杂。我们认为从现在的眼光看,有一些事情IOST可以是采取一些不同的解决方案,使得区块链3.0版本变得更好。

但是我依旧希望人们对区块链能有敬畏心,多一点耐心给它。最近我发现我的很多同学和朋友们都在学习这门技术,一些做AI的人也在关注这一块了。但是人人往往会忽略,改变世界从来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那些有价值的事物通常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沉淀和等待,至少要给它时间去和传统做竞争。

而好处就是,因为区块链太新,有时候我觉得现在就像是1994年的中国互联网起源时代,所有公司都是初创公司,大家又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

最近有很多清华的学弟学妹们希望能够加入我们的团队,在我看来这是一件好事,至少说明“小朋友们”愿意沉下心来接触技术了。面试的时候我会比较挑剔,如果ta有矿机自己能挖矿,这当然算是一个加分项,不过我更愿意用一些很技术的东西去区分他们——到底是否真的了解这门学科。不过让人欣喜的是,大部分对区块链都是真正感兴趣的。

魏杰全(Wilson Wei),视频区块链项目Lino联合创始人兼CEO

我是从2017年初开始闭关研究区块链。在此起见,我跟现在是联合创始人的几个哥们也尝试性的炒币,很幸运的在3个月时间里,翻了30倍。当时就觉得这个东西很疯狂,吓到我了,我炒股票最多一年也就50%左右啊。在加入区块链创业大军之前,我做过产品经理,平时我也会炒炒股,自己也投过一些后期股权项目。很多人做区块链创业是为了赚钱,对于我们来讲其实并不是的。如果我要是为了赚钱其实老老实实炒币就好了。

促使我创业的契机是,有一次我和现在的合伙人一起去参加一个区块链的活动,我俩在Uber上聊起了一款美国区块链内容平台,那是一个类似于去中心化贴吧的产品,当时已经有几十万的用户,我俩聊的非常起劲。我发现这个产品里面有很多跟互联网时代产品很不一样的玩法,也有很多的可能性,所以当时细细讨论下来总结了好几个方面,我们觉得这个方向特别有革命性。但是也发觉现有产品的底层经济逻辑犯了一些错误,而且是致命性的错误。这将会导致它不能长期发展。

所以我们就想改变这个东西,也意识到做基于区块链的视频生态会更合适。于是我们在去年7月1号正式立项开始做Lino——专注打造视频区块链的生态。视频领域的平台垄断性极强,生产者跟平台之间的矛盾十分严重,而且日益激化。由于生产资料的垄断产生的这种阶级矛盾关系就像是以前资本家和工农阶级的关系。我们认为Lino 可以从根本上对现状进行变革。

这是一个一拍即合的过程,但是创业的过程还是很艰辛的。说实话,创业初期我们也还没有想明白怎么具体实现和落地,所以只能一边研究一边开发,深入研究了差不多半年才逐渐明确了我们核心要做什么,以及具体要怎么做。

很多人说区块链领域的创业很好拿钱(融资),我觉得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的,投资人又不是傻子,特别我们只对机构融资。我们去年7月成立,虽然8月份就收到了投资意向,但是跟投资人讲项目大多数时候其实都是一个非常吃力的游说过程。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有些投资人对这个领域并没有那么深刻的研究和了解。但是,做区块链创业真的很需要钱,如果没有一定资金上的支持,这件事就很难做下去了。 我还记得融资成功的那天晚上,就在我们的办公室(车库)外面,开了一瓶从7/11买来的香槟,好好庆祝了一番。所以还是要很感谢投资人支持我们的革命理想。

比较可悲的是,现在绝大多数的创业项目都还是一个非常毛躁的状态。很少有项目实实在在做事情。其实无论是不是区块链创业,创业本身就是及其苦逼的,比如我们团队一周至少干80个小时。说得偏激一点,我其实认为九成以上号称区块链+的项目都是垃圾。我说的很坦诚,得罪人也没有什么关系。比如说我觉得跟线下相关的,只要涉及到很多线下操作的,暂时都没有什么靠谱的区块链解决方案。

有人说区块链是继共享单车和充电宝、无人货架之后新的大风口,我觉得不是很有可比性。区块链解决的问题更加底层,解决的是阶级剥削问题,有可能创造的社会价值更大。至于接下来3-5年内区块链是否能撑得起现在市场的期望,我相信是可以的,而且会来的比大家想象中更加猛烈。Lino团队会努力做出成绩,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小黑屋|中国IDC服务网 ( 京ICP备13032931-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381 QQ:1390064848,电话:4006678502,邮箱:idc@idcser.com )

GMT+8, 2018-4-22 22:28 , Processed in 0.04095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