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IDC服务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国IDC服务网 首页 新闻 互联网+ 综合信息 查看内容

东莞贪官民间传闻系列之五:贪污功德款的胡某棋

2022-11-1 14:4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88| 评论: 0|原作者: 转载|来自: 睿商网

 东莞贪官民间传闻系列内容,仅为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曾在东莞官场上呼风唤雨过的一些人物。他们也曾怀揣理想打算努力工作,但在为官从政的道路上逐渐被腐朽堕落思想侵蚀,丧失原则蜕变成贪污腐败分子,他们不仅用手中权力满足了私欲,还带坏了官场风气,对东莞城市发展造成伤害留下隐患。至今,有人已经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有人却仍然逍遥法外享受着贪腐而来的成果……

  已受到严惩者须痛改前非,逍遥法外者须早日自首(或遭群众举报)。故仅以此系列做为警醒和提醒,但愿能通过贪官的行为作为惩戒,但愿东莞所有官员(在职的及退休的)及时远离贪腐利益链条,尽快回归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宗旨,让东莞尽早恢复良好营商环境,回归可持续发展的健康轨道。

  本系列从第一篇开始,每篇讲述一个贪官的故事,大致以:一、贪官百科(背景资料简介);二、宦海沉浮(官场经历);三、现状:相关官员或利益链条;四、对东莞的危害;五、警钟长鸣等五个方面来讲解,尽可能用简捷的篇幅将贪官蜕变的过程、贪腐的方式、造成的危害等内容作个介绍。

  第一篇是东莞曾经的“三禁书记”刘志庚,他因为严重违纪,且受贿9817.015069万元(民间传闻其家族贪腐资产高达900多亿),后于2017年被宣判无期徒行。

  第二篇是东莞曾经的政法委书记张某雄。他曾是东莞官场地头蛇,把控东莞官员的升降多年,被东莞市民私下比喻为“地下市委书记”。目前是平安退休状态,但是仍被东莞民众从未忘记他曾经作下的恶事及对东莞的伤害。参照国内目前前所未有的反腐倡廉斗争活动的开展形势,这位即使“安全”退休也迟早逃脱不了被检举揭发,被正义审判的结局!

  第三篇是刘志庚和张某雄的马前卒之一李某堂,刘张二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在东莞做下了许多恶事,李某堂则是他们的爪牙,并屡建奇功,也因此平步青云,步步高升。2015年05担任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市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至今。按照国内目前前所未有的反腐倡廉斗争活动的开展形势,这位还没有“安全”退休的“地下市长”也迟早逃脱不了被检举揭发,被正义审判的结局!

  第四篇是东莞官场上一个颇为神秘的人物,他继承了张某雄的衣钵,拥有了和张同样的左右东莞政局力量的人,他就是传说中的东莞第二任“地下市委书记”陈某伟。此人现任广东省东莞市委常委、市委统战部部长,市政协党组副书记。陈某伟虽然低调但却极为贪婪而且手段极为隐蔽,所以他的许多传闻也只是在小圈子里流传。

  本篇(第五篇)讲一讲前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现东莞市委统战部二级调研员、伸手从东莞许多寺庙的功德箱敛财的胡某棋。胡某棋作为一个从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官员,他的心思、他的手段让人真可谓是大开眼界——东莞大小40多个的宗教场所的功德箱陆续成了胡某棋的提款机,功德款成了他挥霍享乐的银两——位卑时小贪,定点寺庙、安插人员,谋篇布局;权重时巨贪,全面掌控,利益输送(找人让自己升官),坐享贪果。

  此系列里讲述内容如有遗漏之处,敬请各位读者去东莞坊间深入了解,也许会发现更多奇幻(+惊悚)的故事

  一、胡某棋百科

  胡某棋在东莞的工作经历比较直线,他从工作后一直是在民宗局(后统战部)任职。但在东莞政府网查询其的工作履历信息很少。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在东莞民宗局工作,从科员到科长级别的小干部,后来到了2008年(亦会是2009年),成为民宗局副局长。在2014年春,其是副局长兼任东莞市民宗局党支部专职副书记。这个专职副书记,主要体现在他做的一些党员培训之类的工作上。

  2015年初,东莞市民宗局领导班子成员分工调整,胡某棋身为党组成员、副局长分管民族、党务、人事、应急、信息、保密工作。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到了2019年4月,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官网“领导分工”里显示胡某棋是“协助开展民族宗教工作”。然后一月之后,2019年5月14 日,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官网资讯“东莞市伊斯兰教协会第二次代表会议顺利召开”一文里胡某棋的介绍为: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民宗局局长。

  不过,胡某棋的这个“民宗局局长”任命公布的时间有些晚。他的“民宗局局长”的职务在东莞政府网、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官网上发布的确认时间是2020年7月22日。当时网上的简介很简单——《胡某棋同志任职通知》:胡某棋,任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原市民族宗教事务局职务自然免除。

  这一条公开信息比之前讲他“协助开展民族宗教工作”和之后2022年7月30日讲免去他“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职务”要稍微长那么一些。

  虽然,在这条信息公布之前的一年里,胡某棋已经是“事实局长”了。

  2022年7月,东莞市人民政府决定,免去胡某棋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职务。

  胡某棋不任民宗局局长后,再出来参加活动的身份就是“东莞市委统战部二级调研员“了。

  二、胡某棋的宦海沉浮

  提到东莞市宗教局,提到胡某棋,提到功德箱、功德款,就不得不提到东莞樟木头镇观音山公园里的观音寺。

  观音山景区里的观音寺和东莞市宗教局二者有很深的历史渊源。

  2000年,观音山景区被民营企业家黄淦波承包建设的时候,东莞市宗教局的级别比较低,是副处级别,当时的局长叫张镇涛。张局长大力支持观音山公园的建设以及观音寺重建、观音像开光等事宜,他都亲自去跟市里沟通,跟省相关部门沟通,在他自己的岗位上尽力支持着观音山公园建设。

  张镇涛,这位宗教局长在观音山观音寺奠基礼上致辞:“观音寺的建成,这是全市广大佛教徒的一件大喜事,在这里,我代表中共东莞市委统战部,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管理局,表示热烈的祝贺。樟木头镇观音寺的重建,是经过东莞市人民政府的同意,也报请了广东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批准。这体现了我们党和国家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东莞得到了进一步的落实。在这里,我希望观音山森林公园观音寺的筹建委员会能够群策群力,团结一致,在宏满法师的主持下,在东莞市民族主管部门的领导下,将观音寺建设成为一个布局合理、环境优美的佛教宗教活动场所。使之成为庄严国土利落有成的好去处。并希望全市广大佛教徒一如既往地拥护我们社会主义制度,拥护共产党的领导。”

  观音山公园里的观音寺,这一被给予厚望的宗教场所,谁也没有想到后来竟变成胡某棋的提款机。

  在那年,胡某棋还只是东莞市民族宗教局的一个科长,或许他并不知道自己何时能混到局长的位置,但是不可否认,他对局长宝座是心存向往的。

  天有不测风云,2001年张镇涛局长去外地出差因车祸意外身亡,宗教局新来了一位局长。这位局长以前是位镇委书记,到了宗教局后,因为他以前没管过宗教方面的事务,对宗教政策不太清晰,又年纪较大,于是,胡某棋就趁机煞有介事的包揽了局里大部分的事由,逐渐将这位局长职权架空,他成功上位掌控了东莞市宗教系统的实权。从胡某棋掌控东莞宗教系统开始,不时的到各个宗教场所安插视察,并安排自己人去敛财。

  胡某棋长得很瘦,因为善于钻营,故而看起来是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也因此得到不少机会。他工作闲暇之时总是在琢磨着怎么抢班夺权,怎么捞权,怎么捞钱。

  经过多年的“财富”积累,胡某棋终于有机会得到省民族宗教委领导“赏识”,从2019年开始成了东莞市民宗局实际的负责人。

  2020年7月官宣,升任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

  三、胡某棋的遗留毒害

  1、联手假和尚,把持观音寺;捞走功德款,为自己享受和买官

  除了安插人到东莞市各个宗教场所,定期的收一些功德款。胡某棋早已和自己捞钱大帮手默契的互动着——有个叫“印弘”的假和尚早已在观音山观音寺里盘踞,他们真是沆瀣一气大肆捞钱。

  这个叫“印弘”的假和尚是盗用真和尚印弘之名到处行骗的。

  从上世纪8、90年代,假和尚印弘从家乡跑到深圳靠卖假药、给别人看风水混迹江湖。他经常在深圳石岩湖度假村弘源寺一带活动。鸡贼的他发现庙里的功德箱来钱快,就找了一个叫松慧的和尚,认该和尚为师傅,然后就成了一名和尚。后来三个月不到,他就逼着该和尚改口叫自己为师傅,一切要听他号令。其间伙同其他几个社会人员打跑了住持,然后寻机霸占弘源寺,然后通过不法途径自己充当了该寺的住持。

  一个假和尚,钱财来的快,挥霍的更快。一个弘源寺的收入逐渐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后来又瞄中了观音山的观音寺——只有这种刚刚开始建设的宗教场所人员因为不熟悉“业务”才好骗。也有说假和尚印弘是受人指点,才到的观音寺,具体情况如何,观音寺人当时不清楚,后来才知晓上当受骗的。

  在2003年初,假和尚印弘就已经悄悄出手暗中布局了。本来观音寺原有出家僧人数名,假印弘盯上观音寺后,纠集党羽,如法炮制,暗中对原有僧人进行各种恐吓,并以暴力相威胁,迫使他们离开观音寺。

  原有僧人被迫离开后,假印弘才粉墨登场,当时观音寺也的确需要一个主持一起建设观音寺并在这里弘法,假印弘多番自导自演,自吹自擂,称自己“是铭山大和尚和本焕老和尚的弟子”。2003年7月份,善良的观音山人不仅相信了假印弘所说,还满怀诚意的接纳了他,请他做了观音寺住持,他从此便开始一步步独霸观音寺,进而掌握功德箱、功德款。

  胡某棋、假印弘这俩人目的明确,目标一致,很快二人就成为好哥们,一个能得到钱财,一个能得到庇护,两人就一起开始对观音寺的功德款下手了。

  假印弘后来能长期霸占观音山观音寺,胡某棋是假和尚的保护伞。这里面离不开胡某棋的贴心帮助——比如,帮假印弘掩饰身份、帮假印弘找到退路。

  观音山在2004年、2005年的时候多次向东莞市宗教局反映假印弘是假和尚,来观音山不是来修行的,是来捞功德款的。胡某棋对景区的这一做法非常反感,视景区如眼中钉,就一直找各种理由打压,同时对景区反映的问题置若罔闻。

  这个时候,假印弘又和当时的东莞市长刘志庚“好上了”,从胡某棋到刘志庚,假印弘已经在东莞如鱼得水,但他伪装的再好,也难逃本焕长老的法眼。

  2005年3月,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深圳弘法寺方丈、百岁高僧本焕大和尚在省、市宗教部门领导的陪同下视察观音寺。本焕长老在观音山观音寺当众说明印弘假冒了他的弟子身份,并言明假印弘做了很出格的事,要其离开观音寺,并告诫他不要在外面再招摇撞骗败坏佛教。

  本焕长老为什么能认出?原来本老确实是有一个徒弟叫做印弘,那几年游学去了别的地方,不在广东。这个假和尚就冒充了印弘,招摇撞骗,来到观音山后更在社会上就招摇撞骗。

  据知情人透露:这个假印弘的车子经常车上挂一套西装,车内还有高尔夫球那套东西。他在观音山当住持也不是说经常在这里,一个星期来一次,每次就收完功德款就走人。

  假印弘是2003年来的观音山,2007年走的。这期间假印弘虽然傍上了刘志庚,但是和胡某棋的关系依旧非常密切——毕竟,县官不如现管,胡某棋能帮假印弘解决很多“行业内的事情”。

  那么他们二人究竟是如何掏空观音寺的功德箱的呢?

  假印弘的司机叫张儒平,是他女朋友的弟弟,此人同时兼职采购一职,另外此人的老婆做出纳收钱。他们俩夫妻把观音寺的财政给控制住了。印弘除了每周固定来一次收功德款,就在那里做甩手掌柜,本焕长老说不能够让印弘再招摇诈骗了,胡某棋就着急了。胡某棋知道他和假印弘的事情,二人是狼狈为奸盗取功德款,这里面的细节环环相扣,假印弘不在中间倒腾一次手,他就拿不到那些功德款。

  在本焕长老揭穿假印弘身份后,胡某棋就单独找上观音山负责人了,威胁说:你不能听那个老头的,那老头年纪大了发晕了,头脑不清醒,这个印弘就是真正的印弘,这个印弘就是好和尚、好住持,你们不能赶他走,赶他走我就对你们不客气。

  胡某棋可不是光说说而已,他还付诸行动。

  民宗局是负责民族、宗教工作的职能部门。胡某棋只要在民宗局一天,观音山因为有观音寺就要受到他的辖制。被行业领导“扼住命运的喉咙”那就很是让人难受了。

  虽然在这之前,有胡某棋亲自下场携带一张“法轮功”的宣传资料要栽赃嫁祸给观音山景区却被揭穿的事情;也有胡某棋搭载张继雄搞得“封路事件”的顺风车,将观音像前的香炉等全部封了,不准游客照相。以至于游客信众们徒步两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观音像前,不能照相、不能烧香拜观音,欲激起游客信众和景区的矛盾。

  现在发生了揭穿假印弘的事情,相当于断了胡某棋的“钱途”他当然不干,当然要使绊子了。

  假印弘也恼羞成怒,觉得一切的开始都是景区负责人黄淦波太负责较真儿,揪着他身份的事情不放,没有让他达成为所欲为的目的。于是假印弘怀恨在心,策划了一起车祸。

  2006年8月公园董事长黄淦波的私家车在“印弘”弟子开的一家汽车维修厂维修,事后发现在油箱处被做了手脚,险些造成爆炸事故。

  一场祸事消弭殆尽,虽让人觉得庆幸,但是更多的深思——为什么一个假和尚能如此胆大、如此只手遮天?

  原因无他,一是行业内有胡某棋遮风挡雨,二是当时的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居然拜假印弘为师。

  假印弘身份一事,因为胡某棋的阻挠,得不到及时解决,于是景区联合本焕长老等知情人士合力把问题反映到中央统战部,统战部就发文要把假印弘开除出佛教协会,不能让他再当和尚。

  2008年7月,在中央统战部等部门的干预下,印弘被清除出东莞和深圳的佛教队伍。但他还没有离开东莞,还在遥控着观音寺。

  得知这一消息,胡某棋就着急了。等到这个文件到了东莞市宗教局后,他不想让自己联合假印弘贪污功德款的事情暴露,所以就做了很多手脚。首先就是利用职务之便,封死该消息。他压着这份文件,不让其他人知道,也让观音山景区被蒙在鼓里。经过谋划,假印弘去了江门的一个寺院过渡。据知情人爆料,这个假印弘很有手段,后来还成了江门市佛教协会会长。

  还有一件更惊悚的事情。2009年的时候,北京有两个人是在卡拉OK看场的黑帮分子一个人杀了一个人就等于是两个人一共杀了两个人,他们潜逃到了东莞联系上印弘,然后印弘就把他们安排到观音寺冒充和尚。因为观音寺进出什么人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不必向观音山公园汇报,而胡某棋还打着自己是宗教权威的旗号,任何人问他这些事情他就一口说这里边有宗教政策,这样就把别人挡回去了。所以观音寺就是他在幕后,印弘在前台,控制整个观音寺。

  印弘安排人掩护这两个杀人犯躲在观音寺一为了是帮他们躲风头,二也是壮大自己势力,必要的时候对观音山公园或其他威胁自己利益的人动手。

  2011年的一天,观音山公园接到派出所的口头通知,说你们观音山上的和尚有两个人是杀人逃犯,是B级通缉犯,现在已经被北京市公安局抓回去了。为了不影响你们观音山观音寺的声誉,所以抓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没有在山上抓,等他们晚上下来在外面潇洒的时候抓的。——真是恐怖!观音寺变成了杀人凶手的藏身之处,幸好他们还没来得及在观音山作恶。

  胡某棋等人对于以上观音寺发生的种种恶劣事迹,十分清楚,明知观音寺释印弘等团伙掌控观音寺的违法问题不仅不解决,履行主管部门领导的相关职责,反而报复威胁检举人。

  2009年4月,胡某棋在樟木头镇政府办公大楼里指着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负责人黄淦波恶狠狠的说:“你再说观音寺有黑恶势力的事就把你抓去坐牢。”

  假印弘走了,观音寺的事情得到根本解决了吗?

  并没有。因为胡某棋和假印弘又安排了假印弘的一个哥们叫广一的来接任观音寺住持继续操纵观音寺功德款的流向。

  这里面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假印弘离开观音山之前,当时有几个殿的匾刻着谁谁谁捐款多少,假印弘怕被人追查大笔的功德款去了哪里,所以他走之前就让人家把这个匾全部换了,把捐款人的名字给铲平了。

  这些功德款最后去了哪里?一部分流向了假印弘之辈,一部分进了胡某棋的腰包,用于他买官处人情。

  胡某棋非常害怕合伙贪污功德款这个事情盖不住,盖不住他就要去坐牢。观音山公园从2015年开始至2019年每年一百多万游客,功德款数额巨大,初略估计也有上亿元功德款。

  另外据知情人透露东莞四十多个宗教场所,一半以上的宗教场所寺院的功德箱都被他通过各种手段指使人控制着,这些年累积下来贪污的数额必定非常惊人。

  胡某棋有钱后,除了自己挥霍外,他还去收买上面,东莞市相关部门的头目,包括黄少文、张继雄以及省民宗委的个别领导、个别处长都成了他的哥们儿了,这样以他为中心点就形成了一个庞大人情网络。胡某棋的一位老领导临退休前就曾感慨,他知道胡某棋做了很多缺德的事情,特别是捞功德款,但是那种大气侯他没办法制止,他也制止不了,所以,只能自己退休退避三舍。

  梳理这些事情的脉络,就两个人,胡某棋和假印弘;一条线,功德箱功德款,就成了一个利益环。

  一个是东莞宗教系统部门领导,且还是说“坚持知行合一,做合格党员。严以用权。将严格按规则、按法律行使权力,清廉为政,扎扎实实把各项工作落到实处”的领导。

  一个是招摇撞骗的骗子,假冒他人身份的假和尚。这样两个人多年联手贪污巨额功德款,给整个东莞宗教领域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对人民信仰造成极大伤害,他们都应该早日得到法律的制裁!!

  2、利用宗教政策和疫情做文章,致使观音寺封闭500多天方解封

  2019年初国家宗教管理部门向全国各地下发宗教整改通知,胡某棋仿佛拿到了尚方宝剑,拉开一副随时置观音山公园于死地的架势。

  2019年4月份,观音山负责人黄淦波接到胡某棋通知,让他4月26日和市委统战部及樟木头镇党委几位领导一同去佛山南海国家地质公园,广州番禺莲花山旅游区考察学习宗教整改。

  在学习完后的会议上,黄淦波当着众多省、市领导的面质问胡某棋:对于检举观音寺假印弘、张儒平司机等人贪污功德款的事,反映多次,你为什么不管?你敢公开自己的财产吗?胡某棋非常尴尬当面否认,并威胁黄淦波不得乱讲。会议上,有个别领导点头说会严查,结果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如果能借宗教整改之机铲平观音像、关掉观音寺,顺手把观音山公园灭掉,那么他的重要罪证就没了,就可以安心过他的太平日子了。

  2019年的5月,按东莞市有关部门头通知《关于樟木头观音寺露天佛像开展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没有正式发文。观音山公园把山顶观音广场的斋菜馆、工艺品店等店铺全部关闭并撤离观音广场。2019年9月初东莞相关部门把1万多㎡的观音广场正式进行围蔽。

  2020年3月17日,东莞市民族宗教局和樟木头镇委、镇政府及广东省统战部又发来新的整改内容,要求由樟木头镇石新社区居委会、观音山森林公园、黄淦波以及东莞市佛教协会共同签署了《捐赠协议书》,将观音造像无偿捐赠给东莞市佛教协会,观音山公园积极配合,按时完成捐赠协议,并且该协议书由广东省东莞市东部公证处公证。

  ——其实,观音像在2001年开光仪式后,黄淦波就写了一个捐赠书给东莞市民宗局,大概内容是说观音像建好了,开光仪式也举行完毕了,观音寺也批复重建。观音山公园主动把这些财产捐给东莞市佛教协会,特此为证,签了名盖了章送到东莞市民宗局——可惜此文件已找不到。

  2020年5、6月份,胡某棋两次来到观音山找观音山管委会开会,在不说明原因的情况下,单方面粗暴宣称捐赠协议不合法,属于违法协议,至于哪些条款违法,也不给任何明确解释。并且声称,如果签了协议,观音广场很快就能开放;如果不签,他会指挥人从观音山下重新开辟一条道路直达观音广场,以后让观音山公园连门票钱都收不到!

  2020年6月21号,由樟木头镇社会事务局蔡福良发给观音山管委会一个《解除合同协议书》,这个协议书就非常简单,只有一条,就是说捐赠协议不合法,然后“四方协商一致同意解除上述《捐赠协议书》,自签订本协议之日起,上述《捐赠协议书》一切权利义务终止。”。并且声称只要在这份解除合同协议书上签字后(原捐赠协议不作废)即可开放观音广场。

  ——问题是,观音山公园方面不可能同意这样草率(挖坑式)的协议。观音山已经将观音像捐赠出去,并做过公证,如果观音山公园接受新协议签字将观音像收回,那岂不是落入圈套?这个圈套就是:第一,你违反了公证法,公证法规定,签署的协议不能够更改;第二,你言而无信;第三、观音像按照国家政策必须在宗教团体手上,你现在又把它要回来了,这观音像等于在你的企业手上。

  一旦签下该协议,按照国家宗教政策,胡某棋第二天就可以安排人把观音像拆除,为此就可掩盖自己包庇纵容释印弘黑恶宗教势力,涉嫌瓜分大笔功德款的犯罪事实。细思极恐吧!这番谋划真是阴损又高明。

  


  “把观音像围起来,对我们景区的经营产生很大影响,2018年景区的投诉量只有2件,2019年增长11件,有9件是因为观音像围蔽引发的。”

  2020年2月份疫情爆发,观音山闭园抗疫,几百名员工无法回家,公园照顾他们吃住,工资按时发放,同时森林资源也要养护,企业经营面临巨大困难,经营发展面临巨大挑战。今年10月份国庆中秋双节,因为观音像围蔽,已经让众多游客不满,投诉量不断。

  2020年12月22日,在对付东莞自然资源局咄咄逼人的处罚的同时,观音山公园还给东莞市统战部和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管理局发函,希望有关部门能体谅观音山的难处,尽快开放观音广场。

  2021年1月8日上午10点,针对观音山公园提出恢复开放观音寺问题,有关部门在观音山公园召开观音寺、观音像对外开放沟通会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中国IDC服务网 ( 京ICP备13032931-1号 )

GMT+8, 2022-12-10 06:32 , Processed in 0.02346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